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土田健次郎:日本接纳《易经》的一个侧面——以伊藤仁斋的《易经》解释为中心

时间:2022-08-27 21:20:03 | 浏览:2559

一、江户时代关于《易经》的注释书《易经》在儒家的经典中,因其有着能支持儒家形而上学的内容而具有特別重要的意义。理所当然的,江戶时代的儒者们亦熟读《易经》。然而令人意外的是,整个江戶时代的《易经》注释书,却并不多见。当然,江戶时代的朱子学者们

一、江户时代关于《易经》的注释书

《易经》在儒家的经典中,因其有着能支持儒家形而上学的内容而具有特別重要的意义。理所当然的,江戶时代的儒者们亦熟读《易经》。然而令人意外的是,整个江戶时代的《易经》注释书,却并不多见。当然,江戶时代的朱子学者们留下了不少对朱熹关于《易经》著作之注解,然一旦论及某一单独的独立注释书时,便有冷清空寂之感。此一情况与《论语》相较则更为一目了然。关于《论语》,以伊藤仁斋之《论语古义》、荻生徂徠之《论语徵》、龟井南冥之《论语语由》为首,大量具有独创性且十分著名的注释不遑枚举。然而论及《易经》,则无法脱口而出。易占家中的著名人物如新井白蛾(1725-1792)、真势中州(1754-1817)等,其著作皆来自于朱熹之象数学,为易占家所尊崇,却非一般儒学正统之《易经》注释书。另一方面,江户时代之前,也仅有室町时代之柏舟宗赵之《周易抄》、桃源瑞仙《白衲襖》等“抄物”(即以日语假名所撰写的注释书),因受朱子学影响故略受瞩目而已。

在如此这般情况之下,伊藤东涯(1670-1736)之《周易经翼通解》已算是比较为世所知的著作之一。该书被收录于自明治时代至大正时代编撰的、有着大量读者的富山房所刊行之《汉文大系》中,广为世人所阅。然此注释书却并非站在圣人之书的角度对《易经》呈全面推崇之态,而是对《易经》进行毫不留情的文献批判,认为其中只有一部分为圣人所著。亦即是说,这是一部相当异端的注释书。而东涯此一立场,则是继承其父伊藤仁斋而来。

伊藤仁斋为江户时代前期具有代表性的儒者之一。仁斋所创之学派被称为古义学。仁斋主要著作有《论语古义》《孟子古义》《大学定本》《中庸发挥》等,所发之论皆是以朱熹《四书集注》为批判对象。但仁斋于批判朱子学之同时,亦利用朱子学来表达自己的思想。于是,仁斋所使用的概念,几乎皆为朱子学之用语。笔者以为,以如此这般之形式,喚起反朱子学者之问题意识,并给予其表达之方式,此亦是朱子学对日本所带来的贡献之一。

同时,仁斋在四书外尚有对《易经》及《春秋》进行注释之书。虽然都未完成,但却可见其有对此二书进行注释之热情。

仁斋之基本立场,是以《论语》与《孟子》为绝对的根据。但若以此二书为据,则势不可免的要对《易经》《书经》《诗经》《春秋》做出评价。关于《易经》,《论语》述而第七中有“五十以学易”之语,《书经》《诗经》则为《论语》与《孟子》引用提及,而《春秋》更在《孟子》中被视为乃孔子所作。故仁斋对此四部经书十分尊重。然其中唯独对《易经》并非全盘肯定,其评价呈复杂迂曲之态。

二、伊藤仁斋之《易经》观

天理大学附属图书馆古义堂文库中保存有如下数部仁斋关于《易经》的注释书。《易经古义》(亲笔本)、《易经古义》(修訂本)、《易经古义》(弟子林景范书、长子东涯補)、《易大象解》(东涯书、补之物)、《易大象解》(仁斋之子介亭书)。仁斋最终未能付梓作为《易经》注释书的《易经古义》。现存的该书各抄本均为未完之物,东涯对本书亦有“然易唯解乾坤二卦、务明大义,不要琐究。不如治二书(论孟)之专且精也(《周易经翼通解》释例)”之言。

现存的《易经古义》中,首先有作为“纲领”的“论圣人作易本源”、“论圣人创立揲蓍之法”、“论周易之兴卜筮之法”、“论古者易有二家”、“论彖象之作在孔子之前”、“论易专以彖象为主”、“论读易之法”、“杂论”、“注例”各章。其次便是“易经古义卷之一”,收入了乾卦与坤卦之卦辞、爻辞、彖传、象传。另有标题为“易经古义卷第□□”的乾卦文言传之一部分留存(以上□□部分缺字)。仁斋尚有另一部《易大象解》留存,该书对《易经》所有的大象进行了简单的注解。《易大象解》中虽有采纳程颐《易传》、朱熹《周易本义》之处,但其内容以训诂为主,不涉思想。仁斋如上所述,仅在训诂层面采纳朱熹之说,此与其在四书《古义》所呈现的立场相同。

仁斋注解《易经》的原因在于,仁斋著名的一元气生生论在《论语》与《孟子》中遍寻不获,故而仁斋不得不对《易经》进行注解。仁斋认为,世界仅是自一元气所发之气循环不息、生生不止而已,并以此来否定朱熹所強调的理之存在。同时仁斋在《易经》中寻找其主张之根据。仁斋的逻辑相当之迂曲复杂。首先仁斋根据《论语》述而第七中的“加我数年、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得出《易经》原本的意义如下所述。“昔者圣人深究阴阳消长之变、而明著进退存亡之道。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总莫非发明此理。故可以無大过矣之一言、实足以蔽之矣。”(《语孟字义》卷下·易)随即通过指出《易经》所述内容自相矛盾之处,同时以《论语》与《孟子》为基础对这些内容进行分析之后,将《易经》分为“儒家之易”(彖传·象传·文言传)与“卜筮家之易”(系辞传·说卦传)两个部分。同时仅认同其中“儒家之易”的部分。此处仁斋运用了《孟子》的“义利之辨”。亦即“儒家之易”合于义,“卜筮家之易”惟求利。“夫主义理、则不得杂卜筮。主卜筮、则不得不舍义理。何者学问主义、卜筮主利。义利之辨、犹水火薰莸之不相入。”(《易经古义》纲领论古者易有二家)。因为《易经》中“儒家之易”的部分与《论语》《孟子》之精神一致,故可以认同。并从《易经》中提取出《论语》与《孟子》两书所无之一元气生生论。然而,问题是仁斋作为根据所引用的部分不只是“儒家之易”的“乾卦彖传”中的“大哉乾元”又或“坤卦彖传”中的“至哉坤元”等语,而是被其划分入“卜筮家之易”,并为其所否定的“系辞上传”中的“一阴一阳之谓道”以及“生生之谓易”等语,其中包括了“系辞下传”中的“天地之大德谓生”等内容。另外仁斋虽以“文言传”为“儒家之易”,但“元者善之长也”的部分却被其以並非《易经》本文为由而刪除。即便如此,仁斋仍以此刪除部分作为一元气生生论之根据来使用。如上所述,一元气生生论是通过对《易经》相当牵强的引用而来,之所以有此强攻之举,是因为仁斋必须在天道论的邻域矗立明确的理论体系。

仁斋为何要提出一元气生生之论?问题的核心在于,提出气之主张的真正意图与其说是为了构筑一个以气为主的综合体系,毋宁说是为了以此来淡化朱子学的理所具有的意义。一元气之生生属于天道的范畴。然而仁斋却如下所述般注重人道,将天道从“道”中剔除。“其不可以阴阳为人之道、犹不可以仁义为天之道。以此道字为来历根源、则是以阴阳为人之道。凡圣人所谓道者、皆以人道言之。”(《语孟字义》卷上·道)。顺带一提的是,“以此道字为来历根源”一语,乃指朱熹弟子陈淳所著《性理字义》卷下·道中所述内容,而仁斋对陈淳的态度持否定意见。

仁斋对《易经》这般勇敢无畏的解释,令人联想起北宋的欧阳修。仁斋在《论语古义》总论·杂说中作如下论述。“然莫甚于以十翼为夫子之作。宋欧阳子及赵南塘氏皆有论说。赵说今不可见。系词之说悖论语者,欧公辨之详矣。”(此类议论于《语孟字义》卷下·易中亦可見)。另外,仁斋将自身主要著作命名为《童子问》之际,亦是受欧阳修《易童子问》之影响(《童子问》识语)。仁斋受到欧阳修对十翼否定之论,及其“说卦杂卦者、筮人之占书也、此又不辨可以知者”(《易童子问》三)等论述的激励。另外前文所引赵南塘,指的是南宋的赵汝谈。仁斋对其说的认识,多半是以马端临《文献通考》卷一七六经籍考三中“赵南塘易说三卷”一条为依据而来(东涯《语孟字义标注》)。值得附带一句的是,仁斋对《文献通考》中关于《诗经》之论有较高评价。另外在《诗经》注释问题上仁斋亦对朱熹持批判态度。

三、伊藤仁斋否定卜筮之逻辑——与朱熹学说间的关系

然而论及仁斋为何要将《易经》核心内容的“系辞传”作为“卜筮家之易”进行批判,其理由是仁斋对占卜一事本身全盘否定所致。占卜乃预测未来,并以此为根据对自身的行动进行选择之行为。然而若按仁斋之论,则无论未来结果如何,有所必为之际当有所必为,根据未来的结果而改变自身的行动乃属于功利性思维。此处可以见到对追求利益为动机的态度进行批判的孟子思想。“何者、从义则不必用卜筮。从卜筮则不得舍义。(中略)义当生则生、义当死则死、在己而已。何待卜筮而決之也。君子去就进退用舍行藏、惟义之所在。奚问利不利为。是孔孟之所以未尝言卜筮也。”(《语孟字义》卷下·鬼神附卜筮)。而朱熹虽象数与义理并重,但始终贯彻《易经》为卜筮之书,并在此基础上认同《易经》的价值。

仁斋对卜筮进行批判的原因之一是来自于对朱熹思想的反对。若仅以此论则似乎仁斋与朱熹之间除对立外別无其他。但另一方面朱熹与仁斋相同,亦对占卜中所包含的功利性动机一事深自担忧。朱熹认为人在可以确定道德正确性之际,无需依赖占卜来对自身的行为进行选择。其言如下:“与人卜筮以決疑惑、若道理当为、固是便为之。若道理不当为、自是不可做、何用更占。却是有一样事、或吉或凶、成两岐道理、处置不得、所以用占。若是放火杀人、此等事终不可为、不成也去占。又如做脏污邪僻、由经求进、不成也去占。”(《朱子语类》卷七三第1条)是非善恶分明之时不必求诸与卜筮,只有在无论如何也无法做出決定,且行为之意义会根据行为之结果的改变而改变时才可求助于占卜。同时,朱熹自己自身对进行占卜之事亦极为慎重。

仁斋与朱熹的不同,不仅在于对占卜这一行为本身的认同与否定,在对一般人所具有的行为決定能力的信赖程度上亦有着显著区别。仁斋的主张虽在理论上毫无破绽,但其对于一般人能力的态度却实在是过度乐观。一般人不可能在遇到任